<thead id="tlvl7"></thead>
<address id="tlvl7"></address>

<address id="tlvl7"></address>

        <address id="tlvl7"></address>
         

        無縫鋼管企業每噸鋼利潤僅能買根冰棍

        信息編輯:無縫鋼管廠http://www.bj-thzx.cn
         

         鋼鐵業負債達3萬億 兼并重組遭體制障礙
         大多數鋼鐵企業正在產能過剩的泥淖中進退兩難。
          數據顯示,2014年6月份,粗鋼日均產量達到230.98萬噸,相當于年產8.43億噸的水平,遠高于7.5億噸的國內粗鋼導向性消費量;即便在這種情況下,出于人員安置、資金融通等不得已的“苦衷”,許多企業還是硬著頭皮再不斷吹大產能泡沫。與此同時,不斷攀高的負債率也在考驗著企業的資金鏈安全。
          “2013年鋼鐵行業雖然實現利潤116.8億元,平均每噸鋼利潤28元,但是如果考慮到企業的非鋼鐵盈利,鋼鐵生產的噸鋼利潤僅僅4.2元,盈利能力僅僅可以購買一個冰棍?!敝撹F市場專家馬忠普表示。
          產能泡沫越吹越大
          中鋼協發布的信息顯示,鋼鐵受全國固定資產投資高位放緩,房地產開發投資大幅回落的影響,國民經濟增長對鋼材的消費強度逐步下降。特別是房屋新開工面積同比大幅下降16.4%,新開工項目不足必將影響后續鋼材消費的增長。
          為從源頭上縮減粗鋼產量,緩解產能過剩壓力,工信部此前公布了2014年44家煉鐵和30家煉鋼企業淘汰落后和過剩產能的企業名單,鋼鐵業共淘汰落后和過剩產能達4800.4萬噸。其中,列入淘汰的煉鐵產能2544.9萬噸,比工信部制定的年度任務多淘汰600多萬噸;而煉鋼產能淘汰2145.5萬噸,已經完成全年淘汰目標的74.8%。
          不過,與此相對應的卻是鋼鐵業粗鋼產量屢創新高。2014年1~6月份,全國粗鋼累計產量為41191萬噸、同比增長3.0%,凈出口鋼材折合粗鋼3591萬噸,國內鋼鐵表觀消費量為37600萬噸、同比僅增長0.4%。如果沒有凈出口的大幅增長,產品過剩情況會更加嚴重。
          是什么原因讓鋼鐵行業產能越減越多,甚至在淘汰過程中還出現“逆生長”的態勢呢?有分析稱,鋼鐵業走到今日的“窮途末路”,與之前的瘋狂擴張有直接關系——2009~2010年的兩年間,是四萬億投資盛宴的高潮,也成為鋼鐵業積重難返的開端。
          “如果不能控制新建的高爐,淘汰的產能和新增的產能相比仍然杯水車薪,鋼鐵產量也就難以控制?!?蘭格鋼鐵網分析師張琳表示。
          這也反映了企業進退兩難的現實困境,“鋼廠仍在繼續往前沖,即使虧損也不會輕易停產?!币晃粯I內人士告訴記者,這主 要是因為一旦停產就很難再從銀行拿到錢,人員安置也是大問題。
          或誘發多米諾效應
          比產能過剩更加嚴峻的還有鋼企持續緊繃的資金鏈。
          根據中鋼協統計,截至6月末,全國86家大中型鋼鐵企業總負債已超過3萬億元,其中銀行貸款達1.3萬億元。與之相對應的是,這些鋼鐵業上半年利潤總共只有22億元,有35家鋼廠在虧損經營,虧損面已達40%。
          在全行業的集體困頓下,大型鋼鐵企業也難以獨善其身。中國規模最大的前10家鋼鐵企業中,華菱鋼鐵集團負債總額955億,負債率高達82%;山東鋼鐵集團負債1394億元,負債率高達78.76%;河北鋼鐵集團負債2354億元,負債率超過73%;首鋼集團負債2845億元,負債率超過72%;武鋼集團負債1613億元,負債率超過67%;鞍鋼集團[微博]負債1742億元,負債率超過60%。
          更為嚴重的是全國有5家鋼廠資產負債率超過100%,出現資不抵債的局面。這五家企業分別為,首鋼集團下屬長治鋼鐵集團公司、河北新武安鋼鐵集團下屬河北東山冶金工業有限公司、河北鋼鐵集團下屬榮信鋼鐵有限公司、山東鋼鐵集團下屬張店鋼鐵總廠、山西立恒鋼鐵有限公司。此外,未被納入86家鋼鐵企業統計的中鋼集團控股的吉林鐵合金有限責任公司,資產負債率高達111.98%。
          分析人士指出,借新還舊是目前國內大多數鋼廠維持現金流的主要手段?!颁撹F企業投資建設基金主要來自于銀行貸款,每年千億元的銀行利息,在產能過剩,企業微利和虧損條件下,很多企業無法減少自己的債務負擔,只能為銀行打工?!瘪R忠普告訴記者。
          即便這樣的“委曲求全”尚不能自保,隨著國務院對產能過剩行業調控政策的趨嚴,鋼廠直接從銀行貸款的通道正在被逐步關閉。不僅如此,銀行業仍將對高污染、高耗能,嚴重產能過剩行業控制貸款規模。
          中鋼協發布的信息稱,2014年上半年大中型鋼鐵企業主營業務仍然虧損6.6億元,并且財務費用增長過快,應收賬款大幅增長,企業要嚴守不給錢不發貨的底線不能突破,一旦突破將給本已繃得緊緊的資金鏈帶來致命的危害。
          中國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院長李新創表示,也許用不了一年,鋼鐵業第一張倒下的多米諾骨牌,不是產能過剩,而是資金鏈斷裂。
          體制性障礙懸置
          在產能過剩,資金不足的雙重壓力下,兼并重組或成為重塑鋼鐵行業最可能的方式。
          據記者了解,包括江西、安徽、福建等多個省份在內都提出了在鋼鐵行業實施產業鏈整合和跨地區兼并重組的總體方案,以加快鋼鐵企業產品結構調整、技術裝備升級和特色優勢產品開發,推動企業兼并重組。
          不過,從實際效果來看,兼并重組收效甚微。數據顯示,從1997年到2013年的近20年時間,我國鋼鐵行業內一共發生了80余起兼并重組事件,但從行業現狀來看兼并重組不僅離設定的目標差距較大,而且整合的效果也未體現出來。
          據了解,我國鋼鐵工業有7000多家企業,其中生產粗鋼的企業500多家,平均規模僅100多萬噸,在2013年粗鋼產量前十名的鋼鐵企業集團產量占全國總量的比重僅為39.4%,離《關于加快推進重點行業企業兼并重組的指導意見》中提出的在2015年年底達到60%的目標還有很大差距。
          “財稅利益分配、人員安置等體制性障礙是阻礙行業兼并重組推進的困難所在?!辟惖辖浿羌娌⒅亟M咨詢中心陳德強分析稱,首先,財稅體制限制了跨省兼并重組的開展,出于對地方財稅收入的考慮,地方政府通常不愿意出讓其境內的鋼鐵企業,而是更愿意在省內進行整合。鋼鐵企業兼并重組后通常會伴隨著大量的人員調整,如何妥善安置原有企業職工特別是國企職工是不得不面對的一個困難。
          “現有政策在具體性和可操作性等方面還不夠細致和完善,企業兼并重組過程中出現的許多問題不能完全消化和解決,體制性的障礙在相當長的時期依然難以破除?!标惖聫姳硎?/span>

         
         
         
        彩票开奖查询结果